• 当前位置:首页 > 森林资源保护
  • 雪山之上的王者更迭——荒野新疆志愿者讲述雄性雪豹冰冰的故事


  • 来源:乌鲁木齐晚报 | 发布日期:2019-08-06 | 阅读次数:

  • 图①为2014年,荒野新疆志愿者拍摄到的第一只雪豹冰冰。

    图②为2015年,红外相机拍摄到的冰冰。

    图③为2016年的冰冰,鼻头上有打斗时留下的明显伤疤。(荒野新疆供图)

      乌鲁木齐晚报讯(记者饶俊华报道)“冰冰不见了。”

      从7月中旬开始,荒野新疆的志愿者们就频频谈到这个话题。大家把所有相机拍到的影像一一核对,最后确认:“冰冰确实不见了。”

      冰冰是一只雄性雪豹,生活在乌鲁木齐一号冰川。“荒野新疆”是一个新疆本土民间环保机构,该机构的志愿者们连续五年记录到了冰冰及其家族。冰冰曾是雪山上的王者,但最近它消失了,它的领地里出现了一只从未见过的雄性雪豹。

      “或许,这就是老豹王隐退,新豹王登场。”荒野新疆的发起人之一西锐说,冰冰是他们记录到的第一只雪豹,也是他们唯一连续五年都拍摄到的雪豹。五年来,这个志愿者团队已监测到60多只雪豹个体,并初步建立了乌鲁木齐区域雪豹个体影像数据库。

      7月31日,记者走近荒野新疆的志愿者,听他们讲述雪山豹王更迭的故事,以及他们这些年在监测和保护雪豹行动中所作的努力。

      五年前,豹王登场

      冰冰的故事,得从5年前说起。

      2014年,荒野新疆的志愿者开始展开雪豹调查和保护项目,并成立了“荒野追兽组”,当时的成员只有丫丫、西锐等五人。五个人6台红外相机,是他们的全部装备。

      同年4月7月,红外相机第一次记录到了雪豹冰冰的影像。

      西锐说,当时镜头记录的画面有些模糊,能看出一大一小两只雪豹的身影。大的行动时身段优雅,小的还是幼崽。

      “大的一定是雌豹了……”志愿者们猜它是个“美女”,于是给它起名“冰冰”。

      丫丫回忆说,第一次拍到的影像因为不太清晰,她和几名志愿者都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兴奋。没隔多久,当他们监测的同一地点再次清晰地拍到雪豹的身影时,他们都很激动。

      “照片上冰冰身侧和尾巴上的斑点清晰可见,是一只年轻力壮的豹子。”丫丫说。

      随着拍到的照片越来越多,志愿者们逐渐发现,冰冰其实是只雄性雪豹。因为雪豹有固定巢穴,它们会在固定的范围里活动,领地不允许其他公豹侵犯。

      “幼豹在成年前,只会跟随父母行动,那只幼豹是它的孩子,冰冰应该还有‘家室’。”志愿者们异常兴奋,想要更多地了解这个家族。

      志愿者申煜学的是畜牧相关专业,他如今也是荒野新疆雪豹调查的主力之一。他说,想研究雪豹之间的关系,首先需要识别个体,好在它们的个体识别不难,“雪豹身上的斑纹就像人类的指纹,每只都不一样。尤其是尾巴上面的斑纹,排列清晰,能够帮助人类辨认它们。”

      走近冰冰家族

      申煜介绍,几年里,他们通过红外相机,摸清了冰冰的领地大小和地位,发现它竟然占领了南郊山区最好的栖息地,横跨三条沟,且位于一号冰川附近,海拔较高,有大群的北山羊。

      在这片区域内,只生活着冰冰一家,别的雪豹可不敢轻易靠近,其领地内共有4只雌豹,4只雌豹几年里共产下14只幼崽,冰冰成为冰山上当之无愧的豹王。

      2016年冬天,西锐来到南山监测区白鼬沟,初遇冰冰的配偶之一“白鼬”。

      西锐回忆,那天下午,白鼬沟特别冷,他徒步走到监测点收取红外相机的数据卡。进沟的时候他就发现雪地上有几行雪豹的脚印。“足迹有大有小,是一只雌豹带着幼崽。”西锐说,此前他们已经确定白鼬沟里生活了一个雪豹繁殖家庭,雌豹名叫白鼬,还有两只幼豹,相机经常捕捉到它们的身影。

      “嗷――”寒风中传来嘶吼声,西锐举起望远镜,但什么都看不到。他一边从山坡向沟底移动,一边换角度用望远镜搜索。大约200米外的碎石坡上有东西动了一下,望远镜锁定了目标。“没错,的确是一只雌性雪豹,它不急不慢地边走边低头嗅着什么。”西锐说,雌豹慢慢朝远处一块凸起的大岩石顶部走去,他吃惊地发现,旁边还有两只幼豹跟着。

      “是白鼬和她的两个孩子。”西锐一直静静地观察,直到白鼬带着孩子们翻过山脊。

      而确认白鼬是冰冰的家族成员,缘于一次捕食。

      2015年至2016年,南山地区北山羊因气候等因素,种群数量陡降。冬季监测反馈,雪豹食物匮乏,林业管理部门于是展开了救助行动,对特殊雪豹个体进行定点定量的投食补饲,荒野新疆志愿者们负责前期反应实验。

      随后,一只活羊被带到白鼬沟,拴在河谷里。只见雌性雪豹白鼬带着两个孩子始终在远处徘徊观望,不敢靠近。西锐介绍,直到第二天入夜,一只雄性雪豹出现并捕食了那只羊,随后,白鼬带着两个孩子加入。“那只捕食的雄豹就是冰冰,也就是说,雪豹虽然独居,但是拥有稳定的家庭关系。”西锐说。

      兽王之争

      申煜说,2018年,他和西锐翻着这几年的数据影像、图片发现,几年里冰冰的外貌一直在发生变化。它从一开始的满脸英气到满面风霜,苍老了不少。

      “它还能在南郊山区称霸多少年,这是荒野新疆的志愿者们都关心的一个问题。”申煜说,2018年拍到的冰冰已经满脸是伤,算起来,现在冰冰应该9岁了,在雪豹的一生中算是步入了老年。

      冰冰的好领地,都是它年轻力壮换来的。在冰冰“隔壁”,有一个叫“五月”的邻居,是一头膀大腰圆但年纪较大的雄性个体,它的地盘比冰冰的稍差。

      申煜说,早在他们认识冰冰和五月之前,这两只雄性雪豹的战争大概就开始了。

      这几年,虽然没有拍到过两豹争斗的画面,但总能拍到它们来回巡视领地的照片和视频。每当繁殖季节来临,冰冰和五月就会在领地边缘频繁巡视。在冰冰和五月的身上,总能看到新添的伤痕。“冰冰最显眼的一个伤疤就在鼻头上,很可能是2015年被挠的,此后这个伤疤一直非常显眼。”申煜说。

      冰冰和五月虽然连年争斗,地盘范围却很稳定,你也赶不走我,我也打不跑你。两豹争霸,其它公豹只能到更远的领地盘踞。

      直到2017年,五月已经年老体衰,冰冰2015年出生的儿子“C仔”成功占据了五月的大部分领地。在2017年-2018年冬季监测的相机里,五月及其两个配偶、幼崽都突然消失了,冰冰的几个子嗣分别占据了五月的领地。

      在正常情况下,一只雄性雪豹的王朝,大约会养大三四茬小雪豹,一茬需要2年,合起来就是6年到8年。冰冰的第一个配偶已生了三茬宝宝,最小的豹子在2019年夏天经过母亲最后一次教它们捕猎后,已离开独自生活。

      荒野新疆的志愿者们原本以为,冰冰还能称霸一两年。

      今年6月,志愿者上山例行检查相机,数据导出来一看,发现没有冰冰的身影。这可急坏了大家,他们赶紧组织人上山,把各处相机里的数据全部收了回来。

      “这一找,让我们的心是彻底凉了下来――冰冰真的没了。”申煜说,今年初,冰冰最后一次出现在红外相机的镜头里,然后就消失了。之后就在它的地盘中出现了一只从未见过的雄性雪豹,这只新来的雪豹占据了冰冰“雪山之王”的领地。

      保护雪豹他们在行动

      荒野新疆从最初的五名志愿者6部红外相机,到如今有超过300名志愿者200多部红外相机,在动物监测和保护上,他们一直在默默努力着。

      申煜说,雪豹被称为中亚山地生态系统保护的旗舰物种,中国是雪豹分布的核心区域,新疆境内的阿尔泰山、天山、昆仑山等地为雪豹及其猎物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环境,使新疆成为我国重要的雪豹分布区域。

      乌鲁木齐作为全世界离雪豹热点最近的大都市,对于推动公众参与保护雪豹、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具有重要意义。因此,2014年,荒野新疆成立了致力于新疆兽类调查和保护的“荒野追兽”行动组,雪豹是追兽行动核心物种。而对雪豹调查,是以雪豹保护为主,通过长期的科学调查与监测,缓解人兽冲突,开展自然教育等。

      “希望社会各界更多的人能加入到这个团队中来,为保护我们的雪豹和我们的生态环境尽一份力。”申煜说。



         打印】【关闭
  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林业和草原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@2017 新ICP备15001914号-1
    开办单位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林业和草原局
          主办单位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林业和草原局办公室
          承办单位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林业和草原局宣传信息中心